1. 当前位置:
  2. 公海赌船国际娱乐 > 小说 > 江湖小说 > 上邪

上邪

那一年,她台上歌声袅袅,怀中琵琶轻拢慢捻抹复挑。人群中他一袭玄衣品香茶,目光相望的那一瞬竟成了永恒。 题记 空中像是炸开了一个巨大的雪球,肆意飞舞的雪打在衣上,身上

上邪

  那一年,她台上歌声袅袅,怀中琵琶轻拢慢捻抹复挑。人群中他一袭玄衣品香茶,目光相望的那一瞬竟成了永恒。
  
  ——题记
  
  空中像是炸开了一个巨大的雪球,肆意飞舞的雪打在衣上,身上的嫁衣却依然浓烈如火。她心里像是揉进了雪,满满当当的酸楚又要溢了出来。大雪立刻湮没了马的足迹,像是抹去了她和他最后一丝联系。
  
  三年前的红鸢楼,她是还是个伶人。他总是出现在台下靠窗的位置,品一壶茶,听几支戏,衣着与护卫显示了他太子的地位。他清澈的眼睛总时不时瞥向她,这一瞥,使她像是被施了魔咒,定在原地,身旁鼓掌声、金碧辉煌的大堂、悠长的歌声全都不重要了。此后的每次演出,她都唱的十分卖力,上台前十分用心的打扮,给她原本秀美的容颜再添一分姿色。于是每一次上台的演出,成了她最盼望的时刻。所有的戏子都希望得到他的青睐,而他眼中似乎也只有她。一曲《上邪》,紧紧系住他们。
  
  那天,他说,此后,我定不负你。一字一句,皆是真诚。
  
  在飞花散落的季节身穿嫁衣住进了宫廷里的月萧楼。在满树的桃花下奏一支曲子赠与他听,或共品西域的红纨雪菊;或在棋盘上互不相让;或在初雪的夜晚推杯换盏以心交心;或为他吟咏《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他常常和她提起他的妹妹,她觉得他的语气中带着一丝怜爱。不知为什么,他从不让她走出月萧楼,宫里除了几个丫鬟甚至没有人知道她的存在。她对宫里的事情也一无所知。或许是害怕她因出生而被其他妃子嘲笑吧,不过,她不在乎,只要能见到他,能听到他的声音,就已足够。
  
  那是她生命中最快乐的三年。
  
  他登上皇位了,繁杂的事物使他抽不出身,他已经很久没有来了。
  
  他再来时,已时严冬。她赶忙跑过去,伸出手想要抚摸朝思暮想的脸颊。他却一把抱住了她,极度痛苦的说,这次你可要帮帮我。
  
  她一愣,心疼道,“怎么了?”
  
  “可否……替我妹妹去和亲?”她明白了,全明白了,原来这三年,她都只是一颗棋子,无怨无悔的棋子……
  
  她没有拒接,她爱他爱得太深了,纵使这三年他全部都是在演戏,纵使……三年前那惊鸿一瞥,也是他的计划一部分……
  
  可是,为什么偏偏是她?她仍固执的相信着,他是爱她的,哪怕不及他爱他妹妹的百分之一。
  
  怀着这样一种心情,她走在和她妹妹掉包的路上,偶然间瞥见轿子里他妹妹,忽地,她愣住了,最后一丝细线兀地断了,最后一丝她的支柱倒塌了……原来她长得……酷似他妹妹……她已心灰意冷,回想他的一句“我不负你”,更是给已经破碎的心,再添伤痕。

本文来源:/wenzhang/10966.html

推荐阅读

读者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