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当前位置:
  2. 公海赌船国际娱乐 > 散文 > 伤感散文 > 遇见康城的忧郁

遇见康城的忧郁

我以为到雨中去我会很孤独,但当我看到网球场上几个衣着鲜亮的的姑娘,我欣喜地知道我错了。雨水濡湿的新绿色的地面发出她们啪啪的踩踏声,一个穿着超短裤的姑娘每当出拍击球

遇见康城的忧郁

我以为到雨中去我会很孤独,但当我看到网球场上几个衣着鲜亮的的姑娘,我欣喜地知道我错了。雨水濡湿的新绿色的地面发出她们啪啪的踩踏声,一个穿着超短裤的姑娘每当出拍击球的时候都会轻俏地抬起自己的一条腿,然后发出一声:嘿。她微微扬起白净的脸颊说:让雨水落到脸上的感觉好好啊。我驻在那里不想离去,有些欣喜:若是谁娶了这样的姑娘必是一件幸事,但我还是选择静默地离开了。

我听到雨水从肥大的梧桐树叶上滴落的声音,十分的笨重,掷地有声。一声,两声,接着我听见有千百声从四面传来,但不冗杂也不悦耳,却给我以宁静。我看见干瘪的夏草开始疯狂地吸食着落到身上落到脚下的雨水,渐渐地变得鲜亮富有光泽起来。一对情侣立在梧桐树下,女孩捧起男孩的脸,将自己的也凑了过去。我知道我不应该多看,但有时候我们知道的总是比做到的要少有很多,我并不认为这很猥琐甚至淫邪,我可以坦言说那一刻我没有一丝杂念。雨滴不停啪嗒落地,微微的路灯发出美丽的荧光,梧桐树下一个女孩吻了一个男孩。我想不出除了美丽我还会想到其他的什么。我继续沿着内环路走,一排排高大却不繁茂的银杏树耷拉着稀落的碎叶,像一个个头发稀落的老者站在雨里祈求着什么,我有想他们在祈求些什么呢?我知道的,他们想要一颗年轻的心。是的,就是这样,每个人都希望有颗年轻的心,而我也是一样。

又一对男女向我走来,我也迎面走去。男孩拿着一把雨伞却没有打开,女孩有说有笑。路面湿漉漉的,他们走过去我听到黏黏的雨水从他们脚底发出悦耳的声响。我蓦然地欣喜,欣喜这一再印证了我不孤独,从来都不。

当我走过了南门我看到喷水的龙头,仍咻咻的向四处射水。我想起了那个女孩,那个可爱的令我发指的女孩。我知道即使我不说出她的名字也会有人知道她是谁。但这些我都不会在意,每当我赞美一个姑娘的时候总会听到一些唏嘘之声,这无可厚非,这个社会向来如此,我也早已习以为常。我很惊异,她的确与众不同,像是来自一个外来世界的天使。如果用一个时下流行的词那就是:逗逼。我想用这个词形容,但我也要说明我个人对逗逼的理解是与他人所讲的是不尽一致的。我向来不觉得逗逼会是一个贬义词,如若我说了谁逗逼那都将寓意着我对它有着怜惜之意。我理解下的逗逼就是对天真,可爱,清纯,活泼的融汇而后衍生出的溺称。我喜欢逗逼,向来如此。今天她有问我为什么显得那样的深重。我回答了,但她没听清,我也并不愿意解释。这也就是这篇文章之所以被创造并会存在下去的本源。

我从楝木树旁经过又路过伏地栢,又走过低矮的灌木,灌木叶沐浴过雨水就像被搽了油一样,油光光的,却不腻眼。我记得我用过那种灌木叶做过书签,说起书签就不得不说起川端康成。那个一生都奔赴在葬礼上的名人,也是一个不幸之人。我没有他不幸却又比他不幸。我没他的悲戚,一生中每隔几年都会送走自己最爱之人,而自己也是忧郁成性,郁郁而终。我又没他的幸运,他早年就颇负盛名,一生为人敬仰,蜚声内外,而我仍乃一无名小辈,不足道也的小人物,甚至连人物都不能称得上。

本文来源:/wenzhang/2312.html

推荐阅读

读者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