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当前位置:
  2. 公海赌船国际娱乐 > 散文 > 抒情散文 > 且将浅吟低唱,换君初心若何

且将浅吟低唱,换君初心若何

(一)初见惊艳,红尘陌上再不孤 生命里那些落下的念念不忘,仿若遇上了光阴的沃土,顷刻便在你的心底疯狂滋长。那些锦瑟年华里的繁华苍凉,那些氤氲成花般的相交相往,都在岁

且将浅吟低唱,换君初心若何

(一)初见惊艳,红尘陌上再不孤

生命里那些落下的念念不忘,仿若遇上了光阴的沃土,顷刻便在你的心底疯狂滋长。那些锦瑟年华里的繁华苍凉,那些氤氲成花般的相交相往,都在岁月的蹁跹之下,覆成了灼灼不去的殇。

是否,人世间的每一种感情都容不得丝毫的放肆,交心只该淡如君子。那些无关风花雪夜的相思,说来几人能知?院内初冬昔年与你栽种的桃树,在这颓然的冬里,落叶早作了尘土,不知新雪来时,又要将陈酒埋藏几壶。临窗,坐下,沏一壶热茶,在茶气氤氲中,走过旧时光。想从前慢慢,想红尘陌上未见你时的孤单,想蒹葭水岸初见你的模样。

至今犹记得,于红尘陌上初见你时的惊艳。星光落落,满院的桃花漫红朱赤,桃花树下红衣横笛的你,身影倨傲如昨。悠扬婉转的笛音夹杂着对于尘世的落寞,不动深色间,惊艳了这红尘。

仅是一眼,便入了我的眼,扰乱了我久居尘世漠然的心湖,涟漪不静。那一刻,毫无缘由的笃定,这红尘陌上,孤单终不会一直停留在身旁,繁华万千,亦终是有了我想要活着的模样。我于十步之外拾起一瓣桃花,眉眼含笑依着桃花石上浅行,走至你的身旁。待得曲止,你笑着接过,那一刻你的眸子不再冰冷如假,澄澈干净的目光,轻轻荡漾,比这四月翩跹飞舞的桃花红雨还要好看。

你说,待得他日落雪倾城,再来鳕落红炉,煮雪烹茶,与君共语似水流年。

你说,待得来年桃花灼灼,再来马踏郊外,种树桃花,与君笑谈江山如画。

你说,待得来年遍野菊花,再来清泉石潭,对饮把盏,与君夜话无双风华。

我都笑着一一应下,坚定不移的相信,这世间伯牙子期的缘分不假。

(二)回首沧海,低吟浅唱换了人间

时光总是经不起打捞与细数的,前一刻光阴还在指尖的菊香中静静绽放,转眼便染冬凉,添了几缕冷冷的忧伤。在这寒冷的冬,趴在窗台上望向不远处的青砖黛瓦,天光寥落,仿若带着幽微馥郁的心境,漫步在苍凉的深夜里,满身沐浴着疏落薄凉的月光,捧在手心,透着斑驳的光,那些交织在一起,婆娑错落下的印痕,仿佛是与生俱来的宿命。

我转身看着眼前寂寥的院落,枯枝,残叶,流年间飘摇而过的岁月,已经平仄不出当初的惊绝。也曾隔着岁月两岸,穿过落雁修竹,看过月升日暮,期盼你归来后,取来一坛雪封的好酒对酌,一切如昨。蓦然回首,曾经沧海,风再起,换了人间。后院里陈放的那一坛坛绿蚁酒,或许在流年风雪的掩埋间,终是会变成一人独饮的酒罢。

人生,是否就如同那漫天飞舞的雪花,无论怎样的浪漫纯洁,都抵不过手心的温暖,无奈绚烂的开始,却注定悲壮的结局。你说有一日总会名扬天下实现你抱负,那时低头替你剑穗缠着新流苏,心愿未听清楚,心底仍是欢欣满足。你说,为何未能更早遇见彼此,我言,遇见,不说恨晚。所以,那冥冥中注定的惊鸿一瞥,注定的遇见,我从不觉得,会转瞬即逝。从不担心它如樱花般灿烂易逝,亦不纠结于逝去后的落寞忧伤,更不害怕它如华丽舞台般黯然谢幕。只是如今,那些被岁月侵蚀的满怀柔情早已随着三月的春风,消散不见,脑海里仅是当初朦胧故去的身影。

本文来源:/wenzhang/3138.html

推荐阅读

读者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