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当前位置:
  2. 公海赌船国际娱乐 > 散文 > 抒情散文 > 着一袭落满尘的袍

着一袭落满尘的袍

以为可以过着清简的日子,守着执着的自己,可生活终究将你我变了模样,有一天,我忘了梦想,丢了自己,融入这时光的洪流中,它轰轰烈烈带走我,连同我所有的坚持。 ? ? ?现在,

着一袭落满尘的袍

以为可以过着清简的日子,守着执着的自己,可生活终究将你我变了模样,有一天,我忘了梦想,丢了自己,融入这时光的洪流中,它轰轰烈烈带走我,连同我所有的坚持。 ? ? ?现在,愿你同我一起拾捡遗落的自己。 ——引子

读喜欢的书,爱喜欢的人。 窗外,兰草淡淡,独自佐一杯记忆的酒,在窗下独饮,然后写下一段人比黄花瘦的心事。或在午后阳光下慵懒打盹,任细碎的阳光穿透指缝,但手中依然不忘执一卷诗书,抚摸早已泛黄的文字,怀念早已被时光封尘的情缘。

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足雪,为有暗香来。你的文字,就是一枝清冷孤绝的梅,浩如烟海的书籍里,你独占一隅。已记不起是几年前,初识你文,一见倾心。我知道,你是一个喜欢怀旧的女子,所以你拾拣出多年以前落了灰的旗袍,不穿,只是轻轻抚摸,叹息,怀念。 ? ? ? 漫无目的地将旗袍翻检出来,连同前尘旧事,那些远去的日子、简短的细节蕴含着令人思量的味道。曾经听说,穿旗袍的女子,倘若寻觅不到一个可以为之情深的男子,哪怕她心怀锦绣,哪怕她风姿万种,也不过是一抹孤独的风景。我不知着旗袍的女子是否真的有一种难以言说的美丽,我没有这个幸运,可以亲自领略曾经歌舞升平的大上海中那些妩媚妖娆身着旗袍的女子,风尘却不失骄傲。也曾在橱窗中看到过精致的袍,却一直不敢轻易穿在身,深知自己没有曼妙的身姿,勾勒不出旗袍本身的美,更是因为我还不曾历经沧桑,难免缺了一种流年的味道。白落梅说,突然有那么一天,走在拥挤的人群中,发觉身着一袭旗袍的自己与这个世界竟已格格不入。那个瞬间,叫人好生落寞。我一直对旗袍有着一种莫名的喜爱,然而纵观四周,早已找不出一个可以身着旗袍的优雅女子,反而西式的服饰早已侵入我们的骨髓,标榜着所谓的时尚和简约。

也许岁月的风霜会慢慢地将一个人的锋芒消磨殆尽,连同最纯净的青春梦想,哪怕这梦比落花还轻,比心还软。如同曾经我们视为珍宝的旗袍一样,也许我们久居尘寰,所以没有了轻盈的身段来穿出那份清新流动,没有一颗晶莹的不蒙尘的心来酝酿江南独有的毓秀与凄婉,再无力承受这种美,再不敢去触碰。我不穿旗袍,穿了会心痛。所以只好将它封存起来,以免沾染太多的喧嚣,因为我始终放不下红尘,放不下在重楼深闺处吟哦怨叹的心事,不能挑尽灯花不成眠。

她说,我不穿旗袍,这样我可以更平庸,寻常的人生,才会幸福。我现在真的幸福吗?我总是时而放肆大笑,却又有时忧郁的不可一世。现在的自己,总是害怕得不敢回想当初的摸样,似乎曾经总是一个人走路,一个人手捧一本本不知名的书,无论何时何地。说我淡漠也好,或是不近人情也罢,我从未想过改变,那时的我,总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不可自拔,任窗外有着怎样引人的风景,我从不为所动。而今,却常常在震耳的影院或是撕心裂肺的嘶吼时有那么一阵阵的茫然无措,仿佛一瞬间不知身在何处,仿佛此刻恍若隔世。好像不知何时竟遗忘了自己,我所有孜孜渴求的,所有虔诚的信仰在所谓成熟的轨迹中不知所终。不知何时,我也尘封了自己的袍,再不敢触碰那些岁月,封存的,还有我曾执着坚守的情怀。 ? ? ? 如月还在中天,我重新着上一袭落满尘的袍,往日的情缘如墨,在纸间浅浅的晕开。

本文来源:/wenzhang/3315.html

推荐阅读

读者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