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当前位置:
  2. 公海赌船国际娱乐 > 小说 > 江湖小说 > 锦瑟安年,伴君三生(二)

锦瑟安年,伴君三生(二)

他的眉头蹙了蹙:“你的父母均被奸臣所害?怪不得曾见你在晓轩亭点烛,是在祭奠罢?” 晓轩亭之所以叫晓轩亭,是因为先王的一个名叫晓轩的妃子,被后宫算计,心如死灰之际来到

锦瑟安年,伴君三生(二)

他的眉头蹙了蹙:“你的父母均被奸臣所害?怪不得曾见你在晓轩亭点烛,是在祭奠罢?”

晓轩亭之所以叫晓轩亭,是因为先王的一个名叫晓轩的妃子,被后宫算计,心如死灰之际来到此亭上吊而亡。待先王发觉了一切,已经追悔莫及。宫里的人一时之间传遍了此事,从此之后称这亭为晓轩亭,很多思念家乡亲人的宫女太监都来这里偷偷哭泣或祭奠。

我与他初见,便是在那月色皎洁的亭中。

我抱着琵琶使琴声起,颊上挂着两行清泪,低沉的琴音在这阴森森的亭中分外寂寞,我便是在微微颤抖着身子泪眼朦胧之中抬头看见了他。沐浴在夜色中,身后是一轮明月,仪表堂堂,眼眸如星。

我溢着泪水的眼睛怔了怔,开口道:“来者何人?不声不响的跑出来吓人作甚!”

他抿着嘴唇笑道:“是姑娘的哭声太大,掩住了我的脚步声罢。”

见我低下头不作声,他又道:“姑娘是这宫中哪里的人,弹得一首好琴。”

“我只是这宫中的宫女,不是什么奇女子。倒是你,是何许人也?看你的装扮不像太监,亦不像大臣,你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他并未回答我,反倒一直看着我怀中的琵琶,饶有兴趣的形容。

被他看的有些恼了,我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他在后面道:“夜深了,姑娘路上当心。若能再见,希望姑娘能赏脸与我合奏一曲。”

我加快了步伐飞也似的折回了浣衣坊。

身后一直有一个人不远不近的跟着。

“月朗?”慕将军唤我。

“嗯?”我抬起头,忽然想起他在等待我的回答,“这些伤心事,我已不想提起。”

他点点头,不再问。

“慕将军,谢谢。”

“何事要谢我?”

“如我这般低贱的宫女本无缘与您见面,更不要说被您视为知己,月朗感激您的赏识,感激您的厚爱,也感激您......夜里护我回去。”

在乐舞馆的作息比起浣衣坊的很是轻松,但是脑力的运作却是极多的。 乐舞馆的争斗让人防不甚防,幸好有小洛提醒着我,才不至于出什么大疏漏。

我知道歌姬为什么都针对我,故意撞坏我的琵琶,在我的枕头下放老鼠,吃饭时给我的只有饭没有菜。一来是因为她们认为我的身份不如她们娇贵,二来是因为梓文长常来看我,对我处处关心,惹得她们嫉妒。而最重要的是第三点,我与慕将军私交甚密,常常被接去幕府作客。

“月朗,你究竟是喜欢梓文,还是喜欢慕将军呢?”小洛歪着脑袋问我,不等我回答,她又自顾自的说,“你还是喜欢慕将军吧,你和慕将军很是般配,而且慕将军对你也是百般温柔......你就把梓文留给我好不好。”

说完就捂住脸害羞的笑。

我不禁莞尔:“你的心思我还不明了?放心吧,我不喜欢梓文,梓文也不喜欢我,我们打小一起玩闹,关系自然比别人要好,你这小脑子就不要乱想了。”

本文来源:/wenzhang/9140.html

推荐阅读

读者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