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当前位置:
  2. 公海赌船国际娱乐 > 小说 > 人生旅程 > 红尘官人第一章

红尘官人第一章

引子 大浪来喽,泥沙下哟, 英雄好汉,勒紧绳喽, 夹紧卵子,往前奔喽, 谁松绳子,是龟儿哟, 前头有个,花婆儿喽, 脱了裤子,等着日哟, 谁松绳子,日不得哟, 只好回家,日

红尘官人第一章

  引子
  
  大浪来喽,泥沙下哟,
  
  英雄好汉,勒紧绳喽,
  
  夹紧卵子,往前奔喽,
  
  谁松绳子,是龟儿哟,
  
  前头有个,花婆儿喽,
  
  脱了裤子,等着日哟,
  
  谁松绳子,日不得哟,
  
  只好回家,日他娘哟,
  
  嗨哟哟—,嗨哟哟—,
  
  嗨哟哟—,嗨哟哟—,
  
  …………
  
  ——纤夫号子
  
  一、大山里的美女书记
  
  等贾行健急急忙忙赶回机关的时候,那女人己经离开了。
  
  他第一眼看那女人时,就觉出自己和那女人之间,注定会有事。
  
  那是上个月老孟拉他去固源区天岭乡察看项目时,认识的当地的一个女党委书记。
  
  天岭是老孟的老家。事前,老孟便说家乡有个叫白清华的美女乡党委书记,试验了一项非常好扶贫项目——白茶种植,让他一定亲自去看一看,意在通过他这个分管计划的副主任,去做市财政和市发改委的工作,争取能获得市里的支持。
  
  老孟说他在市里工作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为家乡办过一件像样的事,这件事无论如何要帮他解决一下。
  
  开年事情一大堆,贾行健根本走不开,加上扶贫这事在市里从来就不算什么大事,这多年,全市对农业的财政投入每年都按百分之十几的速度在增长,唯独扶贫资金400万元,多年没有增加一分钱。增加经费的预算每次报上去都被砍了。两任分管市长都说一样的话,贫困人口越来越少,剩下的差也差不到哪里去,毕竟是大城市的郊区嘛,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摸错了也比大农区的农民强。私下的,于是就有人议论:要不是怕上面批评,恐怕连这个“扶贫办”的机构都早撤了。开大会、发文件,肯定说重视,真要重视,也不会把扶贫办纳入市农委,把它作为农委内部的一个处室了;真要重视,也不会让他老孟这个老实人、老好人,当这么多年的扶贫办主任了。400万,说起来吓人,7个郊区下面13个贫困乡镇、77个贫困村,平均下来一个村没得几个钱,到村里顶多也就是修个塘堰或搭个田间埂子。那点钱,每年也就只能撒撒糊椒面,供市、区扶贫办的同志下去喝点小酒,逢年过节下乡打点年货,象小麻油、土鸡蛋、野山菌什么的。
  
  明知去了意义不大,却又不好泼了老孟的面子。因他和老孟也算得是难兄难弟。刚转业那会儿,他被分到市农委宣传部,老孟也刚由近郊的一个乡的副乡长调到部里,比他早到两个月,两个人桌子对桌子,一坐就是几年。老孟比他年长几岁,爱喝点小酒,喝多了就称他老弟,把家里的不幸就向他倾倒。贾行健也是酒后从他那里听到他的那些不幸的:当副乡长,娶了个娃娃亲,没有感情,倒也罢了,不幸生了个痴呆儿子;再要指标,又生一个,丫头,还是痴呆。他老婆做梦都想把那儿子治好,不知花了多少冤枉钱。丢又丢不下。他死都想不通,又不是近亲,怎么两个孩子都会是这样呢?自己前辈子也不知造了什么孽?!……喝多了,眼泪就下来了。贾行健每次见他都掏心窝子,每次听着都很感动,也就跟着“孟兄,孟兄”地乱叫,并说些宽慰话。加上那时两人都住江南,每天骑车连车带人一起过轮渡码头,刮风下雨,落雪下凌,总是邀在一起。那几年是很吃了些苦头的。有时跑市农科院,在市郊的东垣山,离城区几十公里,两人也都是一同骑车子过去,来回几个小时。一起厮混几年,两人感情就不一般了。后来贾行健下到区里搞了六年多的副区长、副书记,中间虽然也没少来往,但毕竟联系少些。有时候老孟下乡,瞅空就摸到贾行健办公室里去坐一下,贾行健就往他包包里塞两条好烟。老孟也不推辞,知道那好烟好酒对他当副区长、副书记的不算什么。直到前年底,贾行健重新调回机关,分管计划财务,两个又重新走到了一起。此时老孟也已经是多年的正处级的老扶贫办主任了。

本文来源:/xiaoshuo/renshenglvcheng/11984.html

推荐阅读

读者推荐